毛泽东对宁波的三次深度关注

发布时间:2013-12-12
 


1926年10月25日,中共中央机关刊物《向导》发表毛泽东

《江浙农民的痛苦及其反抗运动》一文,对慈北农民闹荒暴动作了评述。

                                              1960年3月15日,在杭州开往宁波的专列上,毛泽东主持召开华东区

各省省委书记会议,讨论农业生产问题等。





   【编前语】

翻开党史档案,被誉为红色热土的宁波,曾得到了众多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关注和赞誉,他们同宁波的短暂交集,为甬城的发展做出了高屋建瓴的指导。

2013年12月26日,是毛泽东诞辰120周年。在革命和建设时期,毛泽东对宁波曾有许多指示,本刊特意摘录毛泽东和宁波的数次缘分,细数其和“宁波帮”之间的珍贵史实,以此专版纪念这位伟人。



【关键词】农民运动

总结暴动失败教训,指导革命蓬勃发展

在中国革命进程中,农民问题始终是一个最根本的问题。

1926年,北伐战争的战火已经燃起,此时的宁波仍笼罩在旧制度的黑暗之中。同年9月13日,慈溪北部2000余名受灾农民因不堪官僚地主的压榨,最终发生暴动。

随即,毛泽东在当时中共中央的机关刊物《向导》周刊上,署名发表文章《江浙农民的痛苦及其反抗运动》,将此次事件作为案例进行了详尽剖析———而这,是目前可查的档案中毛泽东和宁波的首次“亲密接触”。

毛泽东在文章中写道:

慈溪属浙江,在宁波之西。近月本县山北地方曾发生一次大的暴动。这山北地方的农民本来是很强悍的,时常有械斗的事发生,加以近年官僚警察无理的压迫,劣绅地主加倍的剥削,农民积愤已深。恰巧今年晴雨不均,稻和棉花都没有收成,那地主的铁租又一些儿都不肯减,农民的闹荒暴动就因此爆发了。农民的暴动一爆发,一般游民无产阶级都很勇敢的参加进来,九月十三日上午,聚积二千多人到警察局报荒,和警察冲突起来。他们把警察署焚毁了,把警察的枪也缴了。又转至乡绅地主家“吃大户”。吃了以后,因愤乡绅地主的凶恶,把他们的屏画、古董、门窗、壁络都捣毁净尽。

……隔日乡绅逃至城内告发,军警陆续下乡大搜农民,农民领袖多已逃散。“犯法”、“犯罪”已成了普遍的宣传,农民因此胆怯起来,这个暴动就镇压下去了。这次暴动失败的原因,在群众完全没有组织,又没有指导,所以成了原始的暴动而至于失败。

宁波市委党史研究室处长胡国忠表示,毛泽东把慈北闹荒暴动失败的原因归结为“群众完全没有组织,又没有指导”,这是非常深刻的,有着长远的指导意义。“历史表明,虽然这次暴动没有成功,但它为中共宁波地方组织领导农民运动提供了宝贵的经验教训:如果没有党的正确方针、策略的指导,没有农民群众的广泛发动和组织,农民运动的胜利开展是不可能的。”

在接下来的半年之中,江浙一带的农民运动蔚然成风,直接推动了宁波地区整个革命形势的发展进入高潮。

1927年2月,宁绍台农民协会办事处在宁波公开成立。至4月初,宁波地委所属各县有组织的农民达10万人。风起云涌的农民运动直接抗击了土豪劣绅的剥削和压迫,猛烈冲击了封建军阀的统治基础,农民阶级已经成为工人阶级最广大最可靠的同盟军。

【关键词】解放宁波

秋毫无犯,将民族资本家的根留在中国

1949年初,解放战争进入了关键的历史时期。人民解放军“百万雄师”横渡长江、占领南京之后,各路野战大军以摧枯拉朽、风卷残云之势,昼夜兼程,继续向大西北、大西南、华南、华东沿海等地进军。

此时,高瞻远瞩的毛泽东在戎马倥偬中,向前线部队发出关于解放宁波的重要电报。短短不过数十字,却为宁波日后经济复苏保存了实力,也让解放军部队真真切切赢得了民心。

1949年5月6日,毛泽东发出电报指示:“谭王吉集团在杭州地区休息数日后,应派一个军至两个军迅速向东,占领杭州、宁波一线及该线以南之奉化、嵊县、新昌、诸暨、义乌等县,然后展开工作。”他还特别在电报中指出,“在占领绍兴、宁波等处时,要注意保护宁波帮大中小资本家的房屋财产,以利我们拉住这些资本家在上海和我们合作”。

据此,第七兵团第二十二军于5月16日从杭州三墩镇出发,沿杭甬公路,开始进军浙东征程;同时,其第二十一军第六十一师则与第二十二军协同,向新昌、嵊县、奉化地区进击。

5月25日上午解放军进驻奉化溪口,这里是蒋介石的老家,也是广大解放军指战员心心念念希望彻底解放之地。据当年进军奉化的六十一师师长胡炜、政委王静敏等人回忆,为防止战士仅凭朴素的阶级感情发泄对蒋介石仇恨的破坏纪律行为,毛泽东曾发电报明确指示:在占领奉化时,要告诫部队,不要破坏蒋介石的住宅、祠堂及其他建筑物。

在进入溪口后,师机关就驻在丰镐房等处。第二天,师部领导就去蒋母墓、武岭学校、蒋经国小洋房等地查看,发现只有一人看管,当即派师警卫营前往保护。蒋家留下很多精米细面、腊肉火腿、海鲜等食品,艰苦转战的部队对蒋家存放的20多袋大米却未动一粒;各个房间里都铺着豪华地毯,住在里面的战士,每天晚上睡觉前都把地毯卷起来再睡,以免把地毯弄脏或损坏。

“秋毫无犯”,见证那段历史的老人不约而同地用这个词,高度赞扬解放宁波的这批解放军战士。严格纪律、秋毫无犯,如此的威武之师、文明之师,立即赢得了当地群众的信任和赞誉。

“宁波的顺利解放,尤其是溪口地区的完整保护,保留了民族资本家的根系和血脉,也使得海峡对岸的同胞多了一条心向故土的纽带。”提起这段往事,党史专家不禁为毛泽东深谋远虑和大气胸襟所深深折服。

【关键词】实地考察

毛泽东:“宁波是个英雄的城市”

那么,毛泽东有没有亲自来过宁波,踏上这块特殊的热土呢?

据考证,1960年一向注重调查研究的毛泽东,在广州结束《毛泽东选集》第四卷审定后,乘专列北上途中,对经济建设进行系统地调查研究。正是在这个北上的途中,毛泽东第一次亲自踏上宁波的土地实地考察。

3月15日,北上的列车向宁波方向行进。途经时属宁波专区的绍兴县时,参加华东区各省市委书记座谈会的书记们下车参观考察绍兴东湖农场的春花作物,具体研究绿肥生产等问题,并向毛泽东作了汇报。傍晚,列车抵达宁波市郊区庄桥。中共浙江省委第一书记江华召集中共宁波地委书记处书记兼宁波市委第一书记阎世印、宁波市委书记处书记葛仲昌等地、市委领导上了专列,向他们传达毛泽东要了解宁波农业情况并实地考察大小麦、油菜和绿肥生产情况的指示。为此,宁波地、市委领导安排镇海骆驼桥附近靠近公路的一个生产队,迎候毛泽东来视察。但由于天气变化等原因,毛泽东没有到那里去察看。

3月16日会议结束时,毛泽东提出要看看宁波市容。当天下午6时左右,毛泽东在宁波火车南站健步走下专列,亲切接见了地、市委部分在家的领导和驻军代表。随后,在阎世印等陪同下,乘汽车出发,经宁波市区共青路过陆殿桥,往镇明路转中山路到东门口,向南从江厦街至灵桥西,再回灵桥路、长春路返回火车南站。

在车上,毛泽东询问了宁波城市的规模、人口数量、群众生活情况和社会治安情况等一系列问题。陪同人员一一作了汇报。毛泽东听了不断点头微笑。当汽车行驶至江厦街奉化江边,看到横跨江上的钢架桥时,毛泽东问道:这叫什么桥?陪同人员回答:叫灵桥。毛泽东颔首笑吟:灵桥,灵桥。当时,正值雨后初晴,马路整洁,街巷平静。毛泽东透过窗向外眺望,不时露出慈祥满意的笑容。

当晚,专列驶离宁波。毛泽东莅临宁波,视察市容,时间虽然短暂,但他那平易近人的作风,和蔼可亲的音容笑貌,给陪同的地委、市委领导和参加警卫的公安干警留下了难忘的记忆。

时任浙江省公安厅厅长、警卫毛泽东视察宁波的王芳后来在《王芳回忆录》中写道:“我陪毛泽东主席视察宁波市容后,毛主席说:‘宁波是个英雄的城市。总算到了五口通商的地方了’。这句话给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

【链接】毛泽东和“宁波帮”

众所周知,l984年8月1日邓小平发出号召“把全世界的‘宁波帮’都动员起来建设宁波。”但据考证,我党第一位明确提出并保护“宁波帮”的伟人,不是别人,正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缔造者毛泽东。

1949年5月6日,毛泽东发出电报明确指示:“在占领绍兴、宁波等处时,要注意保护宁波帮大中小资本家的房屋财产,以利我们拉住这些资本家在上海和我们合作”。

显然,毛泽东这一指示是有充分根据和富有远见的。“宁波帮”在中国近代社会的发展史上曾经起到了重要作用,一是通过发展进出口贸易和民族工商业,提升了中国经济的发展竞争力;二是“宁波帮”商人多有一份振兴中华的历史使命与社会责任,积极参与和支持社会变革与反帝爱国运动。

据考证,毛泽东一向重视作为民族资产阶级杰出代表的“宁波帮”商人。1945年9月17日,针对国民党报纸对共产党“共产”的无端攻击,正在重庆和蒋介石谈判的毛泽东在张治中住宅“桂园”专门会见了内迁到重庆的“宁波帮”企业家刘鸿生、胡西园等全国著名的产业界人士。现场,他阐明共产党的工商政策和建国方针,表明不会把工商界人士当敌人,而是当朋友看待;希望能同舟共济,建设一个新的中国。

刘鸿生后来回忆道:“毛泽东讲话很有自信力,看来共产党是真心诚意要和平的。他要求所有支持正义、热爱中国的人团结起来,为中国的和平、独立、繁荣而奋斗。他的话有很大的吸引力。”其实,共产党的领导人同民族资本家的许多人坐在一块,畅谈国事,这本身就是历史的新开端。

解放胜利之后,毛泽东再次彰显了其对“宁波帮”的高度信任和器重。1949年,盛丕华、包达三、张炯伯等人参加了中共的一系列活动。是年5月,盛丕华、包达三等参加了人民政协和全国工商联的筹建工作。9月,盛丕华、包达三应邀进京参加人民政协第一次会议,前者被选为首届人民政协常务委员,后者为委员。10月1日,盛丕华、包达三、张炯伯等应邀与毛泽东等中共领导人一起登上天安门参加开国盛典。

随即,正是这些“宁波帮”的代表人物,最早加入新中国的建设行列:盛丕华出任上海副市长,包达三任浙江省副省长,蒉延芳任华东军政委员会委员、上海市交通局局长,乐松生任北京市副市长。

斗转星移,乡情不渝。在历代中共领导人的重视和信任之下,一代又一代的“宁波帮”人士为祖国的发展和统一做出了巨大的贡献———谱写了共谋祖国统一大业,为港澳回归作出特殊贡献;共同筹划宁波发展大计,推动宁波经济起飞;直接投资或牵线引资,促进宁波开发;投身科教兴国大业,热心捐助公益社会事业等精彩华章。(黄合 李维昶   图片由中共宁波市委党史研究室提供)



中共德州市委党史研究室主办 版权所有 ,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邮箱:dezhoudangshi@163.com 电话:0534-2687759
建议使用IE8.0以上浏览器浏览 您是第 位访问该网站的人

鲁公网安备 3714920200012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