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行专家方子翼将军的传奇人生

发布时间:2018-06-21

开国将军方子翼离开我们已近一年了,但他的音容笑貌时常在我脑海中浮现。尤其是他富有传奇的一生更令人难以忘怀。

参军周折 徐向前拍板“收下”

方子翼于1917年1月21日出生在安徽省金寨县果子园乡,原名方泰兴。虽然家境贫寒,父母仍望子成龙,缩衣节食供方子翼读了5年私塾。尽管方子翼聪慧刻苦,学习成绩优异,但终因军阀混战,捐税苛重,民不聊生,私塾闭馆而辍学。

1929年5月6日,方子翼的家乡爆发了著名的立夏节起义,他父亲方履端和几个叔父都参加了赤卫队、游击队,母辈都参加了妇女会,方子翼等小字辈则参加了儿童团。

1929年底,不满13岁的方子翼见到了回家探亲的在商南游击队当司书的八叔方履正,便要求跟他一起到南溪参加游击队。而游击队刘队长看到瘦弱矮小的方子翼后,批评方履正不负责任,令方子翼回家。

1930年初,在县苏维埃政府工作的九叔方履平回乡探亲,方子翼又央求他把自己带到汤家汇,到县苏维埃政府报名参加红军。县政府负责人见到他后,觉得他年龄小、个子矮,也将方履平批评一顿,让方子翼回家读书。后经叔侄二人反复恳求,才勉强把方子翼留在县交通队当队员,任务是在县苏维埃政府门前站岗。

2个月后,红三十二师学兵团进汤家汇驻训。县苏维埃政府将方子翼等人送去入伍。方子翼等持着介绍信高高兴兴地去报到,没想到学兵团领导皱着眉说:“你们出身、成分都很好,又有文化,人也精神,但你们的身体瘦弱,风都可以吹倒,怎能行军打仗?还是回去读书,等身体壮实了再入伍吧。”

方子翼等申辩:“我们已经在县交通队站岗两个月,是县政府介绍我们来的。”

学兵团领导说:“县政府介绍来的也不行,最主要的是你们的体格太差,不能胜任行军作战,冲锋陷阵。”

方子翼等哭着说:“你们不收,我们就不走!”

在他们软缠硬磨下,学兵团领导无可奈何地说:“想不到你们还会耍赖!人不大,但精神可嘉,留下来试试吧。”

就这样,方子翼进入了学兵团第三区队九分队二十七班当学员。

学兵团每期培训2个月,学员主要是从前方部队调来的精干老兵,毕业后回部队当班长、排长领兵打仗。方子翼加入时,培训已经进行了一个月,加之紧张训练承受不了生病了,毕业时,方子翼与先进的学员相比课业差距大,队列动作、战斗动作都不达标。学兵团给方子翼等不达标的学员发放“裁军证”,退回县苏维埃政府。县苏维埃政府见到“裁军证”,令他们回家。方子翼又苦苦哀求,结果又回到交通大队当队员。

1930年4月,县政府精简裁员,交通队30人要减去一半,留强去弱,方子翼等又被裁减,让他们回家读书。

被裁减的队员只好离开,可方子翼和一个叫刘述山的少年没有回家。他俩打听到在南溪黄鹤塆驻有红一军的留守处,便前往要求参军。

进了红一军留守处大门,负责传达的老徐向方子翼、刘述山俩要介绍信。见两人没介绍信,老徐说:“红军不收不白之人。”

两人无奈,掏出了“裁军证”,想证明自己曾在红军干过。老徐一看,更不收了。

两人再三央求,老徐仍不答应,他们就赖着不走。

头两天,还管饭,到第三天,就不管饭了。方子翼和刘述山饿了一天还不走,老徐赶紧向留守处胡秘书长报告。

胡秘书长听了方子翼、刘述山的请求,认为他俩身体太差,不够上前线的条件,而方子翼等仍缠着要当红军。最后,胡秘书长看到他们决心很大,便将监视队漆承洛队长找来,说:“这两个小家伙,因身体瘦弱闹病被裁,他们赖在这里3天不走,看他们很精神,留下交给监视队吧。”

方子翼分到监视队一班当战士,参加了正规红军,心满意足,各项工作都很积极。

由于识字较多,方子翼担任了识字班长。在他的精心教学下,全队50多人都扫了盲,领导和同志们对他都很满意。

1930年10月,方子翼由漆承洛介绍,加入了中国共产党。这年,他还不足14岁。

后来,方子翼被调到皖西军委会参谋处当科员。

1932年9月,红四方军第四次反“围剿”失利,皖西军委会机关随军转移,紧急精简机构,方子翼等少年再次遭到裁减。

被裁减的人哭声一片,有的无可奈何地走了,方子翼和十几个年龄大一些的没有走。他们跟在机关后面,从麻埠跟到流波,又跟到燕子河。

当晚,科长安排方子翼等宿营。可到第二天早上一觉醒来,发现部队已经转移。方子翼等赶紧顺着人马足迹最多最乱的道路追赶队伍,渴了喝凉水,饿了讨饭吃,顺着长山冲、西界岭,昼夜不停追了两天两夜,终于在10月1日傍晚追上了红军主力部队。

这里是湖北英山张八咀,部队在这里宿营。方子翼等高兴万分,急忙寻找军委会。七找八找,找到一个有4个挎着驳壳枪士兵站岗的门口。

方子翼上前打听,站岗的不许接近,交涉中正在吵吵嚷嚷,屋里走出一个瘦高个喊道:“外面吵什么?”

门岗回答:“报告总指挥,他们说是军委会的,要找军委会……”

方子翼一听是总指挥,不等门岗说完,就抢着说:“报告总指挥,我是皖西军委会的收发科员,机关走时把我们裁了,我们的家乡被敌人占了,不能回家,追了两个昼夜才追上队伍,请收下我们吧!”

总指挥徐向前听后一挥手,说:“哦,好青年嘛!当然收下。”接着,他对一个站岗的说:“送他们到十师去。”

哨兵将方子翼等带到红四军第十师,当面交给了师长王宏坤、政治委员周纯全。这样,方子翼被分到第三十团政治处组织科当干事。

至此,方子翼总算是参加了主力红军,并踏上西去川陕的征战之路。

枪毙关头 李先念断喝救命

1932年10月,红四方面军第四次反“围剿”失利,主力离开鄂豫皖革命根据地,一路激战,进入四川通江、南江、巴中地区,后创建了川陕革命根据地,红军有了很大发展,第十师、十一师、十二师和第七十三师分别扩编为红四军、三十军、九军和三十一军。方子翼被红三十军第八十八师师长熊厚发选中,在他身边当秘书。

1933年夏秋,红四方面军取得了“三次进攻战役”的胜利。11月初,四川“剿匪”总司令刘湘组织了对红军的“六路围攻”。面对20多万敌人的围攻,红四方面军沉着应战,在大量杀伤敌人的战斗中先后4次紧缩阵地,聚力反攻。

1934年6月,红八十八师奉命在通江县城北面龙鹰山下防守。一天,军部命令八十八师二六三团一营夜攻通江县城。守敌是李家钰部,防守严密,红军攻城未下,疲惫不堪,撤下来在草坪上休息。

时任红三十军军长的余天云见此情形后,对第八十八师师长熊厚发说:“这个部队太疲劳了,现在让他们在这里睡一觉,天不亮转到后山树林里隐蔽,不要让飞机炸了。”

熊师长当即对方子翼说:“小秘书,你向张营长传达军长的指示。”

方子翼叫上一个传令兵,两人一起来到一营驻地,叫醒了沉睡中的张营长。

“张营长,你认识我吗?”方子翼问。

张营长睡眼惺忪地回答:“你,你不是师长秘书吗?”

方子翼便向张营长传达了军长的指示,但之后他没走。他对传令兵说,疲劳过度的人容易忘事,一会儿再叫醒张营长,他不一定记得我说的话,以后传令要注意。

过了一刻钟左右,方子翼又叫醒了张营长。方子翼问道:“我刚才给你说什么了?”

张营长记不起来,问:“你,你说什么了?”

方子翼说:“军长有令,要你们营天不亮就转移到后山树林里隐蔽,不要让飞机炸了。”

张营长答应:“哦,哦,知道了。”

方子翼还不放心,过了一刻钟又将张营长叫醒,重复了命令。接着又到二六三团团部对值班的董书记传达军长的命令,要他过一会儿再提醒张营长一下,不能误事。随后,方子翼将经过向熊师长作了报告。

第二天清早,方子翼突然听到有人喊:“熊厚发,出来!”

方子翼随着熊师长从草棚里出来,只见军长余天云、政委李先念都来了。余天云一手提着手枪,一手拿着皮鞭,指着在草坪上睡的二六三团一营战士们,斥问道:“这是什么?我昨晚怎么交代的?”

熊师长立即向方子翼问道:“小秘书,你是怎么传命令的?”

方子翼说:“师长,我负责地传了3遍,并带着传令兵作保证,我还向团部董书记传了一遍。”

师长把张营长叫来,问:“昨晚小秘书给你传达军长的指示,你是怎么搞的呀?”

张营长说:“没有。”

方子翼说:“我传达了3遍,有传令兵做证,怎么没有?”

张营长矢口否认:“没,没有,我没见到你。”

方子翼气得跺脚。

余天云打量着,沉默片刻,用手指着方子翼说:“毙了他!”

话音刚落,立即上来3个传令兵,将方子翼架起来就跑。方子翼顿觉得眼睛像是失明了,脑子里一片空白。

跑着跑着,突然听到李先念一声断喝:“疯了?”

传令兵立即松手,方子翼被撂趴在地上。没有李政委这一声喊,再过10秒钟方子翼就没命了。

方子翼回到草棚,越想越冤,不禁大哭起来。他气得将枪支、地图、文件抱起,一下摔到熊厚发怀里,说:“营长无赖,军长不讲理,你明明知道我冤,一言不发,不保我。要不是李政委一声喊,我就完了。我要下连,请放我走!”

熊厚发自觉理亏,无言以对,同意方子翼调回八十八师政治部工作。

方子翼对李先念的救命之恩终身难忘。每每提起此事,感激之情溢于言表。

拒学航空 陈云、邓发发怒批评

从1935年5月到1937年5月,方子翼在红三十军先后担任第八十九师师部秘书、师政治部青年股长,军政治部青年科长。这两年,方子翼随红军队伍先后经历三过雪山草地、挑战人类艰苦极限的万里长征,又随西路军在河西走廊与国民党马家军展开艰苦卓绝的惨烈鏖战,失败后,随李先念突围到了新疆迪化(现乌鲁木齐)。在这里,方子翼经历了革命生涯中的一个重大转折。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后,国共两党开始了第二次合作。新疆督办盛世才打着抗日救国的旗号,在苏联政府的援助下,扩建了新疆督办公署边防航空队,并设立了航空训练班,对外称航空学校。经中共中央同意,在中共中央驻新疆代表陈云与盛世才的多次交涉下,达成了为中共培训60名航空人员的协议。

这是关系到未来建设人民空军的大事,陈云高度重视,从西路军到达迪化部队人员中挑选了30名青年干部学航空。可是,被挑选的人员大多数不愿意,其中也包括方子翼。主要原因是觉得自己文化程度太低,学航空高不可攀,怕完不成学习任务,耽误党的大事。

陈云亲自找方子翼和另一位叫金生的青年科长谈话。

陈云批评说:“两个青年科长,两个政工人员,不带头做模范服从组织,反而带头不服从分配,这是无组织无纪律的行为。什么误事不误事,这就是误大事!什么文化低不低,你方科长读过5年私塾,文化是最高的。苏联专家说,‘猩猩’都能学会飞飞机,猩猩有什么文化,有什么知识?我不但不准你们再说不,而且还要你们亲自动员说服那些不干的人听从组织分配,否则考虑对你们的处分!”

1937年11月上旬,邓发从苏联回国,接替回延安的陈云担任中共中央驻新疆代表。他称由红军干部组成的航空训练班是“中共第一支航空队”,对人员选拔极为重视。1938年元旦,邓发在军人大会上讲话时,严厉批评不愿学航空的人。他说:“我们有些共产党员,竟敢不服从组织分配,叫他飞天都不干,还想干什么?谁再敢说不干,就把他拘留起来,开除党籍!”

两个中央代表都发脾气了,再也没人敢说不干了。

方子翼进入了飞行班学习,他暗暗下定决心:绝不能辜负中央领导的厚望,干就一定要干好,坚决完成党交给的把航空技术学到手的任务!

飞行班有30多门课程,方子翼克服文化低的困难,挤时间、抢时间,加班加点,刻苦钻研。为了保证学员休息,校方晚上下自习后将教室锁门不让学,他就把资料带到宿舍学;校方发现了,实行宿舍灯火管制,他就买来电筒在被窝里学。

方子翼凭着顽强的意志和超时限、超负荷地拼命学习,攻克了航空理论大关,进入了飞行训练,以优异的成绩,成为中国工农红军中第一个驾机飞上蓝天的飞行员。

担任队长 朱德亲自任命

1942年夏,苏联卫国战争处于艰难阶段,国内“皖南事变”后中共领导的抗日根据地形势也很紧张。新疆督办盛世才公开转向亲蒋反共,于9月突然将方子翼等在新疆航空队的共产党员囚禁起来,后又关进了监狱,进行残酷折磨。方子翼等坚贞不屈,在狱中与敌人进行了坚决的斗争。

党中央对被囚禁的航空人员高度重视,一直积极设法营救。1945年,国共两党重庆谈判《双十协定》签订后,担任西北行营主任兼新疆政府主席的张治中将军即将赴任。周恩来、邓颖超夫妇亲自到张治中家中,郑重嘱托他务必按照《双十协定》将关押在新疆的中共人员释放送回延安,张治中答应一定照办。

1946年6月10日,被关押了3年9个月的方子翼等中共航空队员终于得到释放。张治中准备了车辆,并安排时任新疆警备司令部少将交通处长的刘亚哲护送中共航空人员到延安。

经过整整一个月的长途跋涉, 31名航空队员于7月11日下午3时许到达了延安城外的七里铺,受到了朱德、林伯渠等中央领导同志和延安军民的热烈欢迎。

7月12日下午,毛泽东到党校二部看望方子翼等队员。他同大家一一握手,并连声说:“好同志受苦了!好同志受苦了!”毛泽东离开前,一再说:“回来的都是好同志,你们回来就是胜利!”队员们都感动不已。

7月16日,中共中央办公厅设宴欢迎从新疆回来的人员。毛泽东、朱德等中央领导出席了宴会,朱德致祝酒辞。方子翼等人沉浸在欢乐和幸福之中。

经过一段时间的休整,8月29日,朱德在八路军总司令部驻地王家坪召集从新疆回来的航空队员和国民党空军起义的刘善本机组成员开会,宣布八路军总部航空队成立。

在讲话中,朱德说,八路军确实需要有一支航空队,配合地面部队作战,中央和军委对你们寄予很大希望。现在东北收缴了一大批日军航空器材,招降了一批日军航空人员,并且已经成立了一所航空学校,招收了一批中国学员。但是,航空技术还掌握在日本人手里,由日本人协助训练。东北民主联军总部得知你们回到了延安,来电催促你们早日前去,充实航校的教学力量。所以中央军委决定,让你们提前结束全休,成立航空队,开赴东北,加紧训练,准备参加作战。八路军总部根据军委决定,将你们从新疆回来的航空人员编为一个航空队,暂定名为“八路军总部航空队”。

朱德接着宣布:“现在,我命令八路军总部航空队正式成立,命令方子翼同志担任八路军总部航空队队长;命令严镇同志担任八路军总部航空队指导员。”

会后,朱德在八路军总部设宴,庆贺八路军总部航空队的成立。

党中央对八路军总部航空队视若宝贝,厚爱有加。1946年9月9日,中央军委和中央办公厅在杨家岭设宴,庆贺八路军总部航空队的成立并为航空队奔赴东北饯行。彭德怀和时任中央办公厅主任的杨尚昆接见了航空队,并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

9月20日,方子翼率八路军总部航空队离开延安,分别在汾阳、邢台、德州、胶济线、黄海过了5道封锁线,在大连过黄海到朝鲜平壤,历尽艰辛,于1947年1月底终于到达合江省东安东北航校。

筹建航校 刘亚楼面授机宜

八路军总部航空队到达东北航校后,被编入“飞行教官训练队”,1947年5月,进行了恢复飞行训练。

方子翼虽然已有5年未驾驶飞机,但由于一直坚持默念和模拟飞行,对上飞日式“九九高练”并不生疏。第一个起飞着陆后,教官就竖起大拇指,说:“不愧飞过伊—15、伊—16的飞行员,飞得很好,很标准。”

经过3天带飞12个起落,方子翼就放单飞了。随后,他进入“空域特技”飞行。

由于当时飞机多用废旧器材拼凑起来的,容易出故障。在飞行过程中,方子翼有4次差点罹难,其中3次是机械故障,都是靠他良好的心理素质、精湛的技术,处置得当,保证了人机安全。

在一次飞行中,飞机突然失去动力,不到一分钟下坠了1000多米,眼看就要机毁人亡。方子翼临危不乱,发现舱内有一根导管在晃动,原来是发动机空气调节器拉杆脱落,他顺手向前一推,发动机重新轰鸣,飞机有了拉力,他迅速调整,化险为夷。

方子翼酷爱飞行,成了“技术迷”。为了掌握全面飞行技术,他请求辞去了飞行一大队政治委员的职务,专飞美式飞机。他兼任飞行主任教员,教了一大批飞行学员。

1949年11月5日,方子翼奉命从长春赶到北京向刘亚楼报到,接受新任务。

原来中央军委已决定成立空军,刘亚楼任司令员,萧华任政治委员。刘亚楼亲自找方子翼谈话,要他到济南筹建第三驱逐航校,并担任校长,还教导他在白手起家的情况下,怎样当好航校校长。

刘亚楼要求方子翼要注意搞好各方面的关系:一要和苏联专家搞好关系;二要和山东军区搞好关系;三要和山东军区来校工作的干部搞好关系;四要把学员管理好,教育好,团结好;五要搞好地方群众关系;六要搞好学校领导班子的团结。

刘亚楼对方子翼个人提出了“六要六不要”的要求,即:要勤劳,不要懒惰;要细致,不要粗糙;要严格,不要松懈;要灵活,不要呆板;要民主,不要专断;要谦虚,不要骄傲。

最后,刘亚楼说:“今天是11月5日,从明天起,你就是第三驱逐航校的校长,限你25天内建起航校,12月1日开学。”

时间这么紧迫,方子翼有些惊愕。

刘亚楼望着发愣的方子翼说:“是急了点,但有可能。我们说白手起家,并非空手,一无所有。我们有飞机、有燃料、有保障设备,还有专家和山东军区帮助。只要计划周密,真抓实干,完全可能。”

方子翼临行前,刘亚楼又向他提出了3个问题:

“你是准备去当校长呢,还是当学员?”

方子翼回答:“当学员,向苏联专家学习。”

“你是准备去当首长呢,还是当勤务员?”

“当勤务员,做实际工作。”方子翼又答。

“你是准备去当官僚主义者呢,还是当事务主义者?”

方子翼略微思索后,说:“两者都不好,比较起来,还是当事务主义者,不当官僚主义者。”

刘亚楼一下站起身来,一拳捶在桌子上,说:“你答得好哇!我相信你会办好这个航校的。”

这次谈话,足足两个小时,方子翼深感对自己的影响、教育、帮助特别大,令他难以忘怀,受益终身。

方子翼随后赶到山东济南,在时任山东军区司令员许世友的支持下,紧张地投入到航校的筹建工作,确保了12月1日按期开学。

1949年12月20日,根据中央军委颁发命令对各航校统一命名,第三驱逐航校命名为第五航空学校,方子翼仍任航校校长。

1950年3月28日,空军在北京召开第二次校长会议。方子翼是唯一一位按要求亲自驾驶雅克—18飞机直飞北京出席会议的,受到了刘亚楼的表扬。

抗美援朝 毛泽东批示勉励

方子翼当航校校长仍能驾机飞行,受到了刘亚楼的特别看重,他要求方子翼专门进行飞行训练,准备带部队打仗。

1950年6月18日,方子翼奉刘亚楼之命,从济南到南京组建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第四混成旅第十一战斗飞行团,兼任团长,张百春任政治委员。飞行团下辖3个飞行大队,共有36名飞行员。

7月25日,刘亚楼又打电话给方子翼,让他到沈阳筹建空军第三驱逐旅。10月5日,空军第三驱逐旅正式成立,代号为大西洋部队,方子翼就任旅长,高厚良任政治委员。

10月27日午夜,方子翼接到刘亚楼的急电,要他到辽阳接应从上海移防来的新编空军第四驱逐旅,并任旅长。第四驱逐旅准备参加抗美援朝,支援志愿军作战。

空军第四驱逐旅于10月底组建完毕,代号为太平洋部队。11月5日,根据空军命令,空四旅改为空四师,方子翼任师长,李世安任政治委员。

11月7日,刘亚楼向空四师下达了作战预令。

11月30日,朱德在刘亚楼的陪同下检阅了空四师。朱德在讲话中勉励大家:“我们终于有了自己的空军。你们的部队很整齐,你们飞得很好。你们即将飞赴前线参加抗美援朝作战,前方部队在盼望着你们。你们的任务很光荣,希望你们在政治上和思想上、技术上和战术上不断提高,成为战无不胜的空中英雄……”

刘亚楼做了战斗动员讲话。他说:“我们建空军是要经过‘三关’的。也就是建航校、建部队、打空战。前两关都顺利闯过来了,现在要过最过硬的第三关,空军党委决定将过第三关的任务仍然交给空四师,我们相信你们有能力完成任务的,预祝你们闯关成功!”

1950年12月4日,空军首长来电正式给空四师下达了作战命令。全师以大队为单位轮番进驻安东浪头基地进行实战锻炼,并指定从第二十八大队开始。

1951年1月21日上午,雷达发现在平壤西面有数批敌机沿铁路北上。方子翼命令二十八大队出动8架飞机迎敌,大队长李汉率队迅速起飞过江,发现敌机正在攻击朝鲜清川江大桥,随即迂回到敌机后面,距敌机400米瞄准,三炮齐发,将美军一架战斗轰炸机F—84击落,旗开得胜。

在首次空战胜利的鼓舞下,1月23日和29日空四师又取得了两次空战的胜利。

在抗美援朝期间,空四师先后5次进驻安东地区作战,协同兄弟空军部队担负掩护中国人民志愿军后方目标和交通运输线任务,同占优势兵力的美国空军进行了英勇顽强的战斗,开创了年轻的人民空军对阵老牌的美国空军首战胜利的新纪元。其间,战斗出动4200架次,空战920架次,共击落击伤美机88架,有1424人立功受奖。其中有首创空战胜利、揭开空战之谜,击落击伤敌机4架,荣立一等功、获二级战斗英雄称号的李汉;有击落击伤敌机4架,击毙美国“空中英雄”“王牌飞行员”戴维斯,荣立特等功、获一级战斗英雄称号的张积慧;有击落击伤敌机6架,两次荣立一等功、获二级战斗英雄称号的邹炎……空四师英勇作战,为取得抗美援朝战争的胜利做出了重要贡献,谱写了人民空军的光荣战史。

1951年10月2日,毛泽东看了空军呈报的空四师战报后,欣然命笔嘉勉:“空四师奋勇作战,甚好甚慰!”

空四师参加抗美援朝作战后,经过部队军政素质全面考评,获得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第一师”番号的殊荣。

1953年7月朝鲜战争结束后,方子翼升任空二军副军长兼安东地区防空军指挥所副司令。

因病逝世 习近平赠送花圈

1955年授衔,方子翼被授予少将军衔,并荣获二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1956年春,升任空二军军长,并当选为中共八大代表。1959年4月,调任北京军区空军副司令兼军训部部长。他抓训练既严又细还紧,使北空部队的20个战斗飞行团绝大部分在3年内达到了甲级团的技术水平,直属部队的14个战斗飞行团和训练基地7年没有发生严重飞行事故。

“文化大革命”开始后,方子翼被打成“新疆马明方叛徒集团”成员,遭到关押,身心都遭受严重摧残。“四人帮”粉碎后,经中共中央批准,方子翼被彻底平反。1978年2月,方子翼复职,被分配到广州军区任空军副司令员,分管作战。

1979年2月,对越自卫反击战开始。广州军区空军前指到达南宁后,方子翼和副参谋长施谛立即制定了空军作战计划,获得了战役最高指挥员、广州军区司令员许世友的批准。在战役打响后28天的作战中,广州军区空军共出动飞机2000多批,5000多架次,掌握了整个战场的制空权,胜利完成了战役航空兵的保障任务。

1983年5月,方子翼调任空军学院顾问,于1985年离职休养。

离休后,方子翼仍关心着我国航空事业的发展和空军建设,生活安详而充实。

他喜欢练习书法,笔法流畅,遒劲隽永。索字者甚多,他有求必应,尽量满足。

进入20世纪90年代,年过八旬的方子翼克服手头无资料、无助手、严重的视力障碍等困难,凭着非凡的记忆力,用颤抖的手,以惊人的毅力一笔一画地写了8年,写成了近30万字的回忆录《雪山·草地·蓝天》,该书于2010年7月1日由中国国际新闻出版社出版发行,与方子翼有师生之谊的原空军司令员王海上将为此书作序。

方子翼戎马一生,是中国革命和人民军队历史的亲历者和见证人,慕名前来采访、征集资料者络绎不绝,方子翼对来访者总是热情接待。他不顾年高,不厌其烦地讲述历史往事,宣传先烈的英雄事迹、光荣的革命传统和红军精神。笔者曾看望采访他十多次,有一次欲罢不能,他长谈竟达3个多小时。

方子翼将军关心家乡建设,为他曾读过书的果子园佛堂坳小学捐款,并应邀题写了校名。他还满怀深情地给学校的学生写信《寄言小学友》,勉励同学们努力学习,报效国家。

2015年3月17日,方子翼因病逝世,享年98岁。3月25日,遗体告别仪式在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举行。

在吊唁大厅醒目的位置,摆放着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共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送的花圈,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范长龙、许其亮也送了花圈,这是将军享受的殊荣。

方子翼以“仰不愧天,俯不怍人”为人生信条,他以确信自己“从未做过对不起党、对不起人的事”而含笑九泉,为后人树立了做人楷模!


中共德州市委党史研究室主办 版权所有 ,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邮箱:dezhoudangshi@163.com 电话:0534-2687759
建议使用IE8.0以上浏览器浏览 您是第 位访问该网站的人

鲁公网安备 3714920200012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