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大山中走出的黑虎将军

发布时间:2017-09-19

       张冲将军被誉为“三神”将军:战神、盐神、水神。云岭大山赋予他伟岸身躯,驰骋沙场功勋卓著,“抗日名将”声震寰宇;红土高原赠予他博大胸襟,心系家国百姓,制盐兴水利泽被桑梓。丰碑立在大地上,张冲高尚的爱国情操和一心一意为人民造福的精神永远铭记在云南各族人民心中。

       车爬上弥勒县东山的盘山道就驶入了雨雾中,摇下车窗,一股清新的空气扑进车内,顿时精神为之一爽,抬眼望去满目葱茏,车似乎驶进了绿海中。半小时后,车停靠在路边的一个小村寨——松棵寨。路边的村民听说我们要去参观张冲故居,热情地为我们引路。沿着一条小巷前行100多米就来到了故居前,不想竟是铁将军把门,一打听,才知道保管钥匙的杨保明一家下烟地干活去了。热心的村民不忍让我们空跑,张三问李四一路问下去,半小时后找来了杨保明的老母亲开了家门拿到了钥匙。

        故居是被称为“一颗印”的云南传统民居,正房有三间,左右各有两间耳房,前面是倒座,中间为住宅大门。四周房屋都是两层,天井围在中央,大门上方和四围的高墙上开有瞭望孔和射击孔,整个外观方方正正,如一方印章。这个四合院初建于清光绪年间,后毁于火灾。1933年重建。1997年进行了修缮。2003年列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走进院内环顾四周,房子维护得还算好,只是没有什么陈设显得空荡荡的,许是当地相关部门还无暇顾及。西边耳房楼上是一个展室,没有灯,借着从格子窗透进的微弱光线阅读着墙上展板展示的图文,黑虎将军风云人生的大幕在眼前徐徐拉开……

        英雄出少年

       自古英雄出少年。

        张冲,原名绍禹,字云鹏,彝族,1900年生于殷实之家,父张玉庭在清末时期曾任婆兮县佐(今泸西),膝下有四子,冲排行居三。张冲自幼胆大、机智,步入青年后性格侠义豪爽,好打抱不平,喜欢交穷朋友。在学校,有豪绅子弟欺侮穷苦学生,他常挺身而出,和那些豪绅子弟针锋相对。穷苦学生不管年龄大小都尊称他为“张三哥”,因倾慕《水浒传》中梁山好汉林冲的刚正不阿,遂改名字为张冲。张冲志存高远,在泸西上学时,接受了资产阶级民主主义思想的熏陶,认为“大丈夫要铲除人间不平,要使人人有饭吃、有衣穿,才不枉活世上一场”。

        1918年张冲的父亲去世,张冲遵从母命,赴昆明求学。地方豪绅趁机联名向省府诬告张冲与“匪首赵光廷勾结”,省府不查便批:“将张冲迅速逮捕法办。”张冲被逼上梁山,到滇黔边界投靠了一个叫张寿廷的山大王。不久,张冲发现这支队伍纪律松散,盲目抢杀,无“英雄气概”,毅然率拥戴自己的80多个弟兄独树义旗,提出“富人差我钱,中等人莫等闲,穷人来和我过年”,“打倒土豪劣绅,保护工农商,救济贫穷人”的口号,活动于平彝(富源)、陆良、罗平、师宗、泸西、弥勒、丘北等地的广大农村。所到之处,贴出标语,向穷苦人赠布、赠衣、赠钱、赠粮,得到了群众的欢迎。只要听到“少大人”的队伍来了,男女老幼都争着来看,送茶送水。民间流传着一首歌:“太阳出来红彤彤,泸西出了个张云鹏,救济贫穷人,打倒富家翁。官差、团丁不敢下乡来哟,鸡犬免遭凶。”各地受压迫的穷苦人都纷纷来投靠他。两年中,他还用计消灭了危害丘北群众的惯匪“二飞”、“二李”和“二丁”,剪除了 “地头蛇”海寿农,惩治了赃官胡道文,除暴安良。张冲的义举受到广大劳苦百姓的欢迎和拥戴,队伍发展到600余人,一时声震滇东南。

        张冲队伍的不断壮大,引起了省府的恐慌,督军唐继尧多次派兵征剿。由于他深得民心,情报灵,又足智多谋,善于用兵打仗,唐继尧的征剿均无功而返。后接受招安,编为唐继尧部第十七支队,任支队长,后又升任第二军九团副团长兼滇越铁路开远至盘溪段护路司令等职。1923年后,张冲曾先后到四川抗击北洋军阀,协助龙云争夺云南王,屡立战功。1927年,张冲被省府新主席龙云委任为滇军第五师师长。

       “移卤就煤”

        在一平浪盐矿矗立着一块纪念碑,碑上刻着“张冲创建盐矿纪念碑”9个鎏金大字和记述“移卤就煤”工程的碑文。这座建于1988的纪念碑把这段历史记忆重新镌刻在人们心中。纪念碑矗立在滇云大地上,为民造福的“盐神”形象高高耸立在三迤百姓心中。

         1933年,张冲因参与“四师长倒龙”而受到龙云猜忌,委其当任云南省盐运使。当时,云南正闹盐荒:食盐供不应求,盐价猛涨,很多老百姓只能吃淡食。那时候,云南的井盐生产靠的是土法,即先行挖矿取出盐卤,然后砍伐树木,烧柴熬卤成为一块块的盐巴。在此危难之际,富有正义感和爱国心的张冲下定改革的决心。他深入到矿井盐场考察,找有识之士请教。在调查研究中,他认识到,改革盐政管理体制,固然重要,但只能治表。只有改进技术,增加食盐产量,降低生产成本,才是治本良策。于是,他邀请留美矿冶博士罗紫台等“内行”专家,在试验解决以煤代柴煮盐技术的基础上,进一步解决煤或卤水的运输问题。水力输送在当年还是一项新技术。他率领罗博士等从元永井沿舍资河顺流而下考察,直达产煤的一平浪。发现沿途并无高山险阻,河水都能流达,顺势而为,输送卤水“移卤就煤”当不成问题。在当年国民生产力和科技水平条件下,要修筑21公里长的引卤沟渠,不啻是一项创举。

        张冲亲自主持规划和设计,用了近一年时间,拟定了一份论证充分的“移卤就煤”可行性研究报告。呈省府批准后,张冲毅辞盐运使,专职一平浪盐场工程处督办(指挥长)。他坐镇指挥兵工3千,民工千余,力排阻挠,艰苦施工。由于输卤沟渠的建筑材料和结构设施研制试验,几经失败,耗费了大量时间和财力,经费大大超支。张冲将自己在昆明的一座四合院房产卖掉,得滇币200万元,全部投入。再经反复设计试验,最终烧成内圆外方,质地坚实的U形砖。砖的两端带有凸凹样口,便于互相搭接配合,并以水泥填塞接缝,以防渗漏;顶面另加沟盖板,以便检查、清理;为防卤水腐蚀和增加迎流面的光滑度,在砖内壁加烧了一层釉。故这条长21公里的输卤沟渠又称为“釉沟”。釉沟工程于1937年9月竣工。1938年8月配套工程也全部完成,8月25日,元永井的盐卤(水)顺畅地流到一平浪,燃煤试煮,大获成功。煎出之盐干净、洁白,合乎卫生标准。

         原来用柴煮一锅盐的成本为45元旧滇币,移卤就煤后的成本为l元5角旧滇币,降低成本30倍,云南百姓都吃上了盐。张冲被三迤百姓尊称为“盐神”。

          喋血禹王山

           我们来自云南起义伟大的地方,

           走过了崇山峻岭,

           开到了抗敌的战场。

           兄弟们用血肉争取民族的解放,

           发扬我们护国、靖国的荣光!

          不能任敌人横行在我们的国土,

         不能任敌机在我们的领空翱翔。

         云南是六十军的故乡,

          六十军是保卫中华的武装!

           高唱着由冼星海、任光谱曲,安娥女士作词的《六十军军歌》,滇军在台儿庄打响了在滇军历史上、抗战历史上惨烈、悲壮、英勇而辉煌的战斗。

  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云南军队组建第60军出滇抗日。主持云南盐政的张冲主动请缨,“愿以马革裹尸报效国家”。龙云被张冲的豪迈气概感动,任命他为第60军副军长兼184师师长。1937年秋,60军从昆明誓师出征。

           1938年4月,60军投入台儿庄会战。张冲率领184师奉命防守禹王山。

         禹王山位于大运河东北岸,是台儿庄的制高点,是兵家必争之地。当张冲率部赶到禹王山时,原守卫禹王山的部队在日军的猛攻之下已撤出阵地,敌人已占领山顶。张冲深知禹王山对台儿庄整个战役的重要性,他把184师全拉上阵地,下令强攻禹王山,他身先士卒,自己的指挥部也设禹王山上,发誓誓与禹王山共存亡。一时间,步枪、机枪、大炮弹雨倾泻。日寇施放一串烟幕弹和化学武器,浓烟滚滚,迷雾满天。恰巧此时刮起一阵强烈的西风,将烟雾刮向敌方。张冲当即命令全师号兵一起吹起冲锋号,喊杀声响遍山野,一鼓作气,夺回了禹王山。

        在守禹王山20天中,每天每夜都有激烈的战斗。有一天深夜,滂沱大雨,敌人用飞机大炮向我阵地猛轰,炮弹像雨点一样。敌敢死队蜂拥向我阵地冲来,我军阵地上两个团的守军伤亡严重已支撑不住,要求从速派兵增援。张冲判断,因是黑夜,又是滂沱大雨,援军到阵地时敌情方向弄不清,起不了作用。我有困难,敌人同样有困难嘛。敌人没有三头六臂,我还占居高临下优势,就是投手榴弹也比敌人甩得远些。他让守军破釜沉舟,绝地反击。打完电话后,张冲随即亲到前线阵地指挥,守军将士士气更加振奋,士兵们说:“师长亲临前线和我们同辛苦,我们保证轻伤不下火线。”将士拼死抵抗,打退了敌人的进攻,守住了阵地。后来传为“300伤兵顽强守卫禹王山”的佳话。

        在禹王山血战中,敌人向滇军阵地倾泻了上万发炮弹,组织了数十次冲锋和偷袭,成吨的炸弹将山顶战壕夷为平地,前沿战士只得用炸弹坑为掩蔽,用战友的尸体围成掩体,抵御着敌人潮水般的进攻。战士们作了拼死抵抗,但仍挡不住冒死冲上来的敌人,便与鬼子展开血刃战。张冲手下有员虎将叫王秉障,这位保定军校毕业的旅长端起一支三八大盖,与鬼子拼起了刺刀。他在接连挑死10多个敌人后,自己的前胸也挨了一枪,但他还硬撑着走到张冲面前说:“请师长检验,子弹是不是从前面进去的?”原来,张冲治军极严,常对将士们说:“我们彝族老祖宗37蛮部治军有个规矩:前面有刀箭者,奖;背后伤刀箭者,刀砍其背。我们184师决不能贪生怕死,做脊背挨子弹的逃兵,谁给老祖宗丢脸,军法不饶!”

        5月18日,在夜幕和烟雾弹的掩护下,60军奉命撤下阵地,成为第5战区放弃徐州之后最后撤出日军重围的部队。至此,勇士们已在禹王山坚守了整整20昼夜,有飞机、坦克掩护的日寇几十次进攻始终未能越过一步。全军4万将士伤亡过半,三迤健儿用鲜血和生命谱写了中国抗战史上辉煌悲壮的一页!

         禹王山血战,日本报纸惊呼:“自‘九一八’与华军开战以来,遇到滇军这样猛烈冲锋,置生命于不顾,实为罕见。”蒋介石也不得不佩服滇军,致电60军军长卢汉:“贵部英勇奋斗,嘉慰良深。……盼鼓舞所部,继续努力,压倒倭寇,以示国威。”禹王山一战,打出了军威、国威。张冲也赢得“抗日名将”的称号,因彝族崇拜老虎,百姓又尊称他为“黑虎将军”。

         抗战结束后,蒋介石发动内战。1946年11月,张冲趁参加南京“国大”之机,在董必武等中央领导人的安排下,携带家人奔赴延安。1947年2月,在朱德的关怀下,革命的追随者张冲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后接受中央委派,辗转东北前线,先后任东北人民解放军总部高级参谋、松江省人民政府副主席等职。新中国成立后,历任西南军政委员会委员,云南省人民政府副主席、副省长,全国政协副主席等职。

         九进虎跳峡

           山顶白雪终年,山腰花木葱茏,山脚鱼戏飞瀑,山外林禾遍野,五洲四海,春夏秋冬,风光在此同时并存;水源冰川万道,水急一瞬十天,水边绝壁千仞,水截湖波百里,亿兆劳力,粮棉油煤,长流斯峡永世不绝。横幅:得天独厚。

         这是张冲穿越虎跳峡时,有感而发写下的一副对联。对联大气磅礴,包含着爱乡、报效桑梓的拳拳赤子之心。

         如果说张冲的前半生是戎马倥偬,沙场设功立业;那么,张冲的后半生就是心系民生,水利上大显身手。

         张冲立身处世的一个基点,就是为民造福。在他投身革命前的军旅生涯中,就做过不少有益于百姓的事。他重视水利建设,多方帮助筹款,自己捐资,兴修了广通县洛川坝水利工程,使昔日的莽莽荒坝变成了万亩良田。1956年以后,他把主要精力倾注于考察和研究长江上游的水利建设,对开发金沙江提出过多项水利工程计划。他经过不断考察、学习和钻研,成为水利方面的专家。在他的主持下,全省兴建了一批大中型水库和引水干渠,使云南的水利条件有了明显改善,促进了农业的发展。

        在水利建设中,让他魂牵梦萦的是虎跳峡水利工程。张冲的儿子张茅在纪念文章中写道:“平时,只要一提金沙江,父亲便兴奋不已,眼睛顿时显得特别明亮。说起金沙江开发的种种优势,音调洪亮、如数家珍,就像滔滔不绝的金沙江水,绵绵不断……”为开发金沙江的水力资源,他先后9次穿越虎跳峡。

        虎跳峡是闻名世界的大峡谷之一。因传说有猛虎从江中巨石跳跃过江,而得名虎跳峡。峡谷两岸高山对峙,群峰插云,山坡陡峻,巨岩壁立,犹如刀砍斧削一般。峡内江面宽不足100米, 最窄处仅30米左右, 江水以崩天裂地之势冲腾奔泻,身入峡中,真是看天一条缝,看江一条龙,头顶绝壁,脚临激流,且山坡上时有岩石滚落江中,非常危险。然而,张冲不避危险,9次亲临现场考察,他多数时间是乘马或步行,两条大腿被马鞍磨破、流出脓血,却毫不在乎。经过细致的实地考察后,他提出以虎跳峡为研究重点,利用山高谷深、河床狭窄、人烟稀少的自然特点,人工爆破堆石填谷,形成高坝大库,从石鼓附近向南开挖渠道,将金沙江水自流引入洱海,经滇洱人工运河再引水进入滇池。即“引金(金沙江)入滇,五湖通航”的宏伟设想,以解决云南滇中地区历史上一直缺水,限制了云南发展的难题。

         1980年春,80岁高龄的张冲第九次到金沙江上游考察水利,不幸在途中病倒,后病逝。临终前,他一直念念不忘虎跳峡水利工程,并嘱咐家人在他死后,把他的骨灰撒进虎跳峡。

         张冲将军的老部下陈耀忠曾赋诗一首盛赞将军此番伟业宏图:“将军问水入青云,七彩河川几度吟。虎跳丰碑存千古,三江涛浪慰忠魂。”1988年10月1日,香格里拉县(原中甸县)人民政府在硕多岗河与金沙江的交汇口,树立起一块带飞虎雕像的大理石纪念碑——“虎跳峡纪念碑”。

          丰碑立在大地上,张冲高尚的爱国情操和一心一意为人民造福的精神永远铭记在云南各族人民心中。

         (原载云南日报12月30日第09版文化周刊 执笔:杨 燕  作者单位:云南日报)


中共德州市委党史研究室主办 版权所有 ,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邮箱:dezhoudangshi@163.com 电话:0534-2687759
建议使用IE8.0以上浏览器浏览 您是第 位访问该网站的人

鲁公网安备 3714920200012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