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反对美国武装干涉朝鲜和侵占我国领土台湾

发布时间:2017-06-30

  朝鲜战争的爆发和美国入侵台湾海峡
  朝鲜是中国唇齿相依的邻邦。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时,美军和苏军在朝鲜半岛以北纬38度线(以下称三八线)为界,在南北两边分别接受日军投降。朝鲜虽然挣脱了日本的殖民统治,但统一的国家却被人为地分为两个部分。在如何建立一个统一的朝鲜临时政府的问题上,美苏两国意见尖锐对立。1948年8月15日,朝鲜南方受美国政府扶持的李承晚集团上台,成立大韩民国政府。针对这种情况,朝鲜北方于9月9日成立以金日成为首相的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政府。南北朝鲜正式分裂。同年12月,苏军根据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政府的要求,从朝鲜北部撤出。次年6月,美军也从朝鲜南部撤出。这样,如何实现民族统一便成为朝鲜的内部事务。朝鲜南北两个政府在如何实现统一以及统一于哪方的问题上展开了斗争。
  1950年6月25日,朝鲜内战爆发。美国政府立即决定对朝鲜实行武装干涉,并将干涉的范围扩大到朝鲜以外的亚洲地区。6月26日,美国调动其驻日本的空军和海军部队侵入朝鲜,支援南朝鲜军队作战;同时,派遣其驻菲律宾的海军第七舰队侵入台湾海峡。27日,美国总统杜鲁门发表声明,宣布采取上述行动。美国政府还在联合国积极活动,乘苏联代表缺席、中国的席位仍被台湾国民党集团占据之机,于6月27日操纵联合国安全理事会通过向韩国政府提供援助的决议。7月7日,美国再次操纵联合国安理会通过决议,成立由美国指挥的“统一司令部”,使用联合国旗号,组织“联合国军”[1]开入朝鲜半岛作战。朝鲜问题重新成为国际问题。
  台湾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1895年,清政府因在甲午战争中惨败,被迫将台湾割让给日本。抗日战争期间,中国政府向国际社会郑重声明要收复台湾。1943年12月1日,中、英、美三国首脑在《开罗宣言》中庄严宣布:要使日本所窃取于中国之领土,例如满洲、台湾、澎湖群岛等归还中国。1945年7月26日,《中美英三国促令日本投降之波茨坦公告》重申,开罗宣言之条件必将实施。日本战败后,日本委派的台湾总督向中国投降。自此,台湾和澎湖等岛屿不仅在法律上而且在事实上恢复成为中国领土的一部分。在解放战争即将取得全国胜利的时候,蒋介石国民党集团逃往台湾,海峡两岸形成了暂时的分裂对峙局面。
  新中国成立之初,美国对华政策包括对台政策尚未最后确定。1950年1月5日,美国总统杜鲁门发表声明,承认中国对台湾的主权,声言美国目前无意在台湾获取特权,也不打算使用武装部队干预中国现在的局势。当时,杜鲁门政府准备进一步从中国“脱身”,以便确保在欧洲的战略重点,并再作一次努力离间中苏关系,同时调整亚洲政策,集中力量争取中国以外的亚洲国家,阻止“共产主义蔓延”。但是,在这一声明的字里行间,也为日后形势一旦变化,美国在台湾问题上采取干涉政策埋下了伏笔。《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签订后,美国政府内部要求改变对台政策的压力迅速增加。美国远东军总司令麦克阿瑟声称:落入共产党手中的台湾“可以比作一艘不沉的航空母舰和潜艇的供应舰”[2]。
  朝鲜战争爆发后,美国政府立即调整对台政策。杜鲁门在6月27日的声明中称:“已下令第七舰队阻止对台湾的任何进攻”;并正式提出台湾“未来地位的确定,必须等待太平洋安全的恢复、对日和约的签订或经由联合国的考虑。”[3]随后,美国政府把侵占台湾作为一项长期政策确定下来。美国的行径不仅严重侵犯了中国的主权和领土完整,威胁了新中国的安全,而且在关键时刻阻挠了中国统一的进程。从此,台湾问题成为中国为维护国家主权和实现祖国完全统一而同美国进行长期斗争的一大主题。
  反对美国侵占台湾的外交斗争
  解放台湾,一直在中共中央领导人的考虑之中。1949年7月,正在苏联访问的刘少奇,曾就人民解放军组建空军、创办海军和解放台湾等问题与斯大林作了初步商谈。12月,毛泽东访苏与斯大林会谈时也提出,请苏联帮助中国,加快台湾的解放。在苏联的援助下,新中国加快了海、空军建设。1950年5月,人民解放军攻占海南岛,解放台湾的准备工作进一步加紧进行。可是,朝鲜战争爆发,特别是美国舰队侵入台湾海峡,使整个形势发生重大变化。中共中央在全面分析国际国内形势,权衡各种利弊之后,作出了“支援朝鲜人民,推迟解放台湾”[4]的重大战略决策,同时决定首先在外交方面开展反对美国侵占台湾的斗争。
  1950年6月28日,毛泽东在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第八次会议上指出:“杜鲁门在今年一月五日还声明说美国不干涉台湾,现在他自己证明了那是假的,并且同时撕毁了美国关于不干涉中国内政的一切国际协议。”[5]同日,周恩来发表声明,代表中国政府宣布:“杜鲁门二十七日的声明和美国海军的行动,乃是对于中国领土的武装侵略,对于联合国宪章的彻底破坏。”“不管美国帝国主义者采取任何阻挠行动,台湾属于中国的事实,永远不能改变”;“我国全体人民,必将万众一心,为从美国侵略者手中解放台湾而奋斗到底。”[6]
  8月下旬,政务院总理兼外交部长周恩来多次致电联合国安理会及联合国秘书长,揭露美国的侵略政策,支持苏联关于和平调处朝鲜问题的提案,要求在朝鲜停止军事行动,自朝鲜撤退外国军队;同时,就美国侵占我国领土台湾、美国空军侵犯我国领空提出控诉;严正要求联合国大会及安理会在召开有关会议时,必须有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代表参加。安理会将中国控诉案列入议程,并于9月29日通过决议,同意中国政府派代表参加讨论。
  10月23日,中国政府任命伍修权为大使衔特别代表出席安理会的讨论。11月24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第一个出席联合国会议的代表团抵达纽约。这时,朝鲜形势已发生重大变化,美军早已越过三八线,中国人民志愿军也开赴朝鲜作战。28日,伍修权在安理会上作长篇发言,严正指出:台湾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台湾的地位早就决定了;台湾只有一个问题,就是美国政府武装侵略我国领土台湾的问题。朝鲜问题的真相不是别的,正是美国政府武装干涉朝鲜的内政,并严重破坏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安全。最后,伍修权代表中国政府向安理会提出谴责和制裁美国侵略台湾及干涉朝鲜、美国军队撤出台湾和一切外国军队撤出朝鲜的三项建议[7]。在美国的操纵下,安理会及联大第一委员会对中国提出的制止美国侵略中国案不予讨论,并否决了中国的三项建议。但是,中国政府派代表出席安理会讨论并发言,充分表达了中国政府和人民对于台湾问题和朝鲜问题的正义立场,在联合国安理会第一次把不可一世的美帝国主义置于被告席上。
  注:
  [1]在朝鲜战争期间,先后派兵参加“联合国军”侵朝行动的国家有:美国、英国、法国、土耳其、加拿大、荷兰、澳大利亚、新西兰、泰国、菲律宾、希腊、比利时、哥伦比亚、埃塞俄比亚、南非、卢森堡共16个国家。在“联合国军”中,美军占90%以上,大多数国家只是象征性地出兵。
  [2]陶文钊主编:《美国对华政策文件集(1949―1972)》第2卷上,世界知识出版社2004年版,第40页。
  [3]陶文钊主编:《美国对华政策文件集(1949―1972)》第2卷上,世界知识出版社2004年版,第44―45页。
  [4]周恩来:《充分准备,出手即胜》(1950年8月26日),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编:《周恩来军事文选》第4卷,人民出版社1997年版,第43页。
  [5]《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举行第八次会议,听取周总理报告目前国际形势,通过土地改革法工会法及国徽》,《人民日报》1950年6月29日第1版。
  [6]《周外长发表声明,杜鲁门声明和美海军行动是对我武装侵略,我全体人民必将从美侵略者手中解放台湾》,《人民日报》1950年6月29日第1版。
  [7]《安理会讨论控诉美国武装侵台案,我代表伍修权严正提出控诉,向安理会提出制裁美国侵略台湾朝鲜罪行等三项建议》、《伍修权在安理会上的发言全文》,《人民日报》1950年11月30日第1版、12月3日第1版。


中共德州市委党史研究室主办 版权所有 ,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邮箱:dezhoudangshi@163.com 电话:0534-2687759
建议使用IE8.0以上浏览器浏览 您是第 位访问该网站的人

鲁公网安备 37149202000122号